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亲爱的!”
五六个女子走到林府门外,看着跪在地上的倪鸿博变的激动又心疼。
“相公你怎么跪在这里啊!不就是个怀孕的母夜叉么?让妾身给你怀个就好了!”
“鸿博,这女人是谁啊,怎么张口就要给你生孩子,你要解释清楚啊!”
“亲爱的,妾身已经等你许多天了,可你一直没有来找奴家,你是不是变心了!”
……
围观的百姓们听见这情况一个个脸上露出讶异的神色来,这倪鸿博足够风流啊!
这么多女人,这就是林品儿不愿意回去的原因么?
在场人开始指指点点。
倪鸿博脸色铁青:“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胆敢在这里污蔑我!信不信我让你们有来无回!”
声音冰冷带着威胁的口吻,怒斥几个女子。
女子们瑟缩着:“鸿博,你这是做什么?生孩子这种事情,不是只有她林品儿做得到!咱们回去!”
饕饕不绝
站在门口的下人露出一脸鄙夷:“倪公子,就你这德性,还想让我们林姨娘回去呢?妄想!”
她转身进了府内,对守卫命令,“将大门关了!有些人放浪不羁,我们就不要看了,怕灼眼!”
大门被关闭上,所有人的视线被隔离,五六个女人围着他还在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百姓们指指点点着,但林府大门已关,也没了热闹可看,不少人扫兴的离开。
倪鸿博铁青着脸,站了起来:“都站住,都别走!这些女人是骗子,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可没有百姓相信,坚持迈开步子走了。
倪鸿博眸光凶狠的落在一众女子身上,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厉声质问:“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五六个女子瑟缩在一团,可怜楚楚的看着倪鸿博:“倪大公子,你骚扰的是谁,我们就是谁雇来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一众女子掩嘴笑着,很是得意。
田悠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几个得意的女子:“你们这些女人真是该死,毁坏了我儿的名声!”
几个女子不屑的翻白眼:“切!你儿子这样和你来林府大闹,还坏了人家林小姐的名声呢?”
几个女子对视一眼,准备离开,倪鸿博拦住几人去向,“坏了我好事,你们还想走?”
几个女子也不见慌张,开始扯着嗓子大喊:“来人啊,没天理了!倪家大少爷毁了我清白,不给钱,想白嫖!”
萌宝来袭:失忆总裁不负责
“就是就是,你这个负心汉,没良心,睡了我们,翻脸不认账,还想打人!”
说着往地上一躺,开始打滚,“没天理了,要杀人了!杀人了!”
倪鸿博和田悠今日是来装可怜博同情的,可不是来受诬陷的!
倪鸿博伸手在四下摸索,他平常都会带着佩剑,可唯独今日没有,不然一定送这几个女子去西天!
原本四散开去的百姓,看见这一幕,又重新聚集了起来。
田悠觉得脸火辣辣的,被人围观看笑话的感觉……
情窦初开遇见 抱树
她伸手扯了扯倪鸿博的手臂:“这么多人看着,快走吧!丢脸!”
倪鸿博却是执拗的站在原地:“我不走!这些人胆敢污蔑我,我定要让她们付出惨重代价!”
他朝着地上女子接近,伸手去抓人,女子见状赶紧爬起来逃跑:“杀人了,杀人了!”
倪鸿博脸色铁青抬步欲追,田悠拽着他的胳膊:“别追,快走吧,丢不起脸!”
围观的群众太多了,和一群女子闹的动静越大,对倪鸿博越是不利。
“难道就让她们污蔑我名声?”倪鸿博咬着银牙,怒不可歇。
田悠在一旁提示:“刚刚那几个女人相貌记住没有?回去让人将她们揪出来,到时候全部抓了!咱们到公堂去,这些人涉嫌勒索敲诈相府,罪名足以让她们一辈子关在牢房,永无天日!”
“咱们何须在这里跟她们起了冲突,让人看笑话?”
田悠的话十分在理,倪鸿博的怒火消散了下去:“那就晚些再收拾她们!”
几个女人闹了一出后,在倪鸿博的骇然表情下,一个个跑开了。
百姓们也扫兴的离开,倪鸿博和田悠气的一肚子的火,准备回府。
谁知一个丫鬟早早等候在他们的马车旁边,开口提示说:“田姨娘,倪少爷,我们家小姐让奴婢来传话,那几个女人是小姐她安排的,就是逼田姨娘和倪少爷你们自己主动离开。”
“可若是她们演戏丢了性命,我们家小姐,只好将账记在你们母子身上,相府,她这辈子都不会回去,而且将来孩子生下来,还会跟林家人姓,坚决否认是相府中的血脉!”
“威胁我们?”倪鸿博怒目而视,怒火逐渐燃烧。
丫鬟低垂着头:“奴婢来说句公道话,今日小姐若是不这样做,你们断然不会就此离开,所以小姐也是被你们逼迫的,少爷和夫人不如回去后平静平静,孩子出世后,想爹爹,想外婆,指不定小姐就心软了,何须逼的太紧?”
之后丫鬟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田悠和倪鸿博对视一眼,刚刚还怒火旺盛呢,但现在他们觉得丫鬟说的有道理,或许他们就是过激了。
见倪鸿博和田悠离开,倪月杉才下了马车朝府邸走去。
林府大门已经打开,下人恭敬的让倪月杉走了进去。
庭院内,林品儿坐在玉兰树下,抚摸着腹部,看见倪月杉走进来了,立即出声道:“还好今日你来了,否则,面对他们的招数我真不知道如何做。”
今日就算二人没有因为那些女人羞愤离开,也会因为全身湿透受不了寒冷而离开。
“他们或许是真的在乎你肚子里的骨血,但他们不在乎你,也是真的,不要因为孩子而委屈自己,相府……不该比林府舒服,但不管你如何选,我都支持你!”
“多谢。”
倪月杉轻笑着,将大街上买的糖炒栗子拿出:“从今天起,他们或许很长时间不会来了,但田姨娘回来,我和她之间的内斗才刚开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