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同宛角兰一番吩咐过后,易天便暂时留在了万佛城中异族交易区内的蛮角族商会之中暂时等待宛中流的到来。
从佛灵界将消息传递至地狱界,而后宛中流再一路奔波赶来至少也是个把月后的事了。关键是宛中流需要绕道妖界后才能来到此地,毕竟在地狱界中通往佛灵界的通达暂时是被堵住的,他宛中流也不能真的堂而皇之将封禁破开径直前来。
此事宛角兰事先也都知会过,而后她将商会后方原本流出的高级洞府拿出来招待。对于她来说现阶段伺候好易天才是最主要的事,即便是眼下碰到些许麻烦事但是与正事相比却是不值一提。
倒是易天也不喜欢光这样静等,既然来了万佛城自然那也是要见识一番。记得当年自己在分神期修为时曾经途经此处却因大雷光禅寺的事情耽搁了没有在城中逛过一番。
斗罗之新神庭 左右的猫
这次倒是个好机会可以领略下此地的风光和风土人情,好在于万佛城中认识自己的人寥寥无几。易天索性还是将修为收敛起来乔装打扮成普通灵修的模样开始在城中逛了起来。临行之前则是将自己的传讯玉符交给了宛角兰,待到宛中流来后便可以直接联系自己。
是日在万佛城内诸多店铺商家外走过后易天发觉此处倒是不必灵界三派的主城来的差多少。而且佛宗秉承有教无类,即便是魔族修士都可以容纳,所以在城中可以见到诸多异界种族的身影。
甚至于有些魔族修士也都是改头换面或是穿戴着敛息装备公然走在了万佛城中。对于这点易天倒是见怪不怪了,现如今魔界那边乱的很,不少魔族散修也都会自谋出路。好比是在灵界的破军城内就有不少要求留下的魔族散修,不过灵修联盟对他们也都是盯得紧,每个留守的魔族修士都会划定活动区域范围,只让他们在破军城附近活动。
至于在佛灵界内好似对于魔族散修就没有太大的限制,毕竟这里的佛宗修士天生就都是魔族的克星。如果他们跑到了外面遇到的都是克星,所以只能乖乖地待在万佛城内。只要安分守己的话相信是无性命之忧的,再设法开设商栈与人交易牟利说不定还能在此和平相处下去。
只是佛灵界内灵力精纯又都是克制着魔煞原力的,所以这些魔族散修即便是来了也不敢久留,非要等有十分重大的事情才会在此长时间逗留。
易天在城内逛了阵,突然察觉到有道微弱的灵压波动正朝自己这边急速飞驰而来。停下脚步后细细打量了下发现却是有个不起眼的异族修士与自己擦身而过。
那异族修士身高五尺不到应该看样子应该是黄泉族的人身上带有丝丝地狱硫磺的臭味,这和当年自己见到阎邱时所闻到的味道同出一源。细看之下那人应该只是属于黄泉族内的孩子,修为不过元婴初期的样子,而自己现如今伪装的是个元婴后期修士模样。
二人一经交错后只觉得对方出手直接略过自己的腰间想要将别在那里的一块三寸大小玉牌顺走。
以自己的实力对付这般小毛贼自然是不在话下,正准备出手拦截时突然发现那小子施展的手法极为隐蔽,又带有丝丝空间神通的味道。
有点像是太清阁那‘咫尺天涯’的空间神通,可又不禁像似。只能说是有其雏形的味道,可易天心中飞快的转过发现太清阁的秘术神通好似从未有外传过。所有曾经翻阅过得修士姓名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后从未有发现流传至异族修士之中。
心中不由得暗暗称奇,没料到在万佛城中竟然能够见到宗门绝学而且还是从一个扒手的身上看到的。
自己收敛起息伪装成了低阶修士,身上本来也不会带什么证明身份的配饰。至于这块玉佩不过是有些宁心定神的功效,所以自己便随意将其戴在了腰间。说起来这东西对于自己也不是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货,不过对于分神期修士乃至合体初期来说也能用得到。
只是这块玉石用料乃是妖界的‘通明玉’,原产于地龙族内地界。自己也是当年从地龙真人的储物戒中搜寻所得。
一半的修士自然是不认得此物,可没想到今天会被个偷儿盯上了。
想了下易天倒是对此人颇有些上心,既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法出手干脆便由他去吧。随即手也没动只是朝前走去,三息后便发觉自己腰间的那块‘通明玉’玉佩消失不见了。随后神念伸出扫过发现身后的那个黄泉族修士此时和周遭的人再次一个交错便将手上的东西转移交了出去。
“没想到万佛城中还有这般鸡零狗碎的事情,”易天心中暗道手上却也不停歇,神念分别在哪二人身上留下了印记后便径直迈步离去了。
往前走过几条街后易天一个拐弯转到旁边的小巷之中,同时自己的身影也就凭空消失了去。
施展了隐蔽身法后易天展开神念探查了下刚才的那二人现如今已经朝着万佛城北的方向疾行而去。不消多说应该是回老巢分赃吧。
易天也不想惊动大雷光禅寺留守于此的合体期修士,自己却是收敛起息一路飞快的紧跟了过去。没多久便来到的城北区域的交易大街内,而后顺着神念锁定住的方向来到了家名为‘四海典当’的商家门口。
心中暗暗称奇这两个小子果然是熟门熟路,搞来的东西便急急找了下家脱身。只是不知这当铺里的修士眼里如何,莫是不识货让明珠暗投了。
施展了隐蔽身法易天悄悄从当铺的侧门进入,还未进大堂只听到有争吵之声传来。很快只见两个元婴初期的异族修士各拿一个储物袋退了出来。虽然嘴里骂骂咧咧的可脸上却是洋溢着一副得意满满的笑容,想来必定那储物袋中是大有收获了。
自己也不怕这二人走丢了,反正神念印记都还在。随后易天便转身想先进到‘四海当铺’内将自己的东西取回。恕不料耳边却是打探到那掌柜正取出一份传讯玉符在上面写下点什么。
亘古不变之情 沐宫落淅
随即只见他伸手将玉符激发了送了出去,易天眼尖伸手一扬在‘四海典当’商号内再次布下了层结界,没有惊动任何的情况下直接将那到传讯玉符拦了下来。
闪身上前神念扫过后竟然发现这‘四海典当’的掌柜却是出手想将这块‘通信玉’玉佩交到城中的拍卖行去。
心念微动一息后便做出了决断将四周的禁制结界撤去放那传讯玉符离去。既然这典当行内的掌柜想要拿去拍卖自己也想看看这万佛城内识货之人到底有多少。
心念一动身形便再次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易天便追着那两个偷儿来到了城西北处的洞天福地外。
轻易地锁定了二人的位置正是此处的天字号洞府,易天悄然走上前去伸手一点后洞门外的禁制光膜闪过一下后便又恢复原状了。
————
破开禁制潜入其中易天发现这里面的洞府灵力差不多可以供元婴后期修士修炼。两个小子的身家必定无法长时间租赁如此豪华的洞府,所以才会将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
走进洞内却是发现二人此时分别都回到了各自的洞府闭关。但这门前的禁制对于自己等同于是个花架子。易天走上前去低头闻了闻发现右侧的洞府外留下的地狱硫磺味道较左侧的强上不少。脸上一喜后自己直接破开禁制走了进去。
来到内中却是发现一个孩童般的修士正盘坐在洞府正中五心向天正在默默运功修炼着呢。现如今此人这般入定状态如果自己以强力唤醒势必会然他又走火入魔的危险。
肥妻要翻身
想来这人身上还有自己想要探查的秘密,易天也没有直接打断他的修行。而是伸手祭出道灵光将其困住,随后嘴唇挪动了几下道:“小辈何不速速醒来更待何时。”
言语之中施展了佛宗的梵咒佛音,这般功法传入那黄泉族修士的耳中后只见他面色微变随即身上的灵压波动急剧波动后又回归于平静。
仙玄至尊 数学语文
睁开眼后只见有个三旬年纪的修士站在面前一脸玩味的看着,随即只听那人叫道:“你是何人为何会潜入我的府中。”
“你你这小辈记性不好,”易天调侃道:“拿了我的东西速速还来吧,免得受皮肉之苦。”说罢将身上的灵压波动缓缓放开提升至化神期的强度。
如此那黄泉族修士脸上变得异常难看起来,要是说同为元婴期那还有的纠缠下去,可现如今修为相差整整一个大阶自然是无需再多言了。
只见那小子哭丧的脸道:“大人高抬贵手小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人,还请赎罪。”
“赔罪的事你且慢点,起来好好回话,如若有半点迟疑我可不介意直接打杀了去,虽然搜魂是麻烦了点可也花不了多长时间,”易天说着话中也是带着点威胁的味道。
“你叫什么名字?”易天冷声问道。
“小的叫阎小三,”那黄泉族修士回道。
“据我所知黄泉族的皇族是以‘阎’为姓,可‘小三’这个名字却是不大气,想来黄泉族的皇族断不会起如此不入流的名字吧,”易天问道。
淩宇在異界
说起这阎小三面色一黯,随即也是为之语塞。易天一语中的将其出身道出,好似触痛了他什么心事。场面上一声僵持住了,易天面露不悦之色道:“好了不管阎小三是不是你的真名,但你偷了我的玉佩却是不争的事实。”
“那前辈准备如何处置在下呢,说起来那玉佩已经不在我身上了,”阎小三一脸憋屈的道。
“你把它拿到了‘四海典当’换了不少灵石吧,”易天沉声说道。
“前辈你已经追查到了,”阎小三一脸惊讶的道:“小的愿意将手上兑换来的灵石悉数奉还,再多加一倍将那块玉佩赎回来。”
“赎回来,”易天冷笑道:“你想的太天真了,那东西早就被‘四海典当’的掌柜送去拍卖行了。”
听到这里阎小三面露死灰,入了拍卖行那就是想赎回来也不可能了。
易天却是冷笑道:“这事等会再说,我只是想问下你所施展的偷盗手法是什么,此事莫要再迟疑了,惹毛了我下场你应该想象得到。”
阎小三则是一个激灵急忙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份破烂的玉简隔空送了过来道:“小的所学的神通功法都是从此中觅得,有不少还是未有修炼到大成。”
易天伸手接过后摊在掌中神念扫过,下一刻目光便再也离不开玉简了。花了十息匆匆将此玉简看完后脸上却是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份玉简上竟然是用两种文字书写的,一种是‘金篆文,’下面是用地狱界的文字做的注释。自己熟读‘金篆文’自然是一眼看出上面所记载的神通法术正是罗天仙宫内流失的一小段。而地狱界文字注释的部分确实没有将其内中精髓都翻译出来。
这也难怪面前的阎小三修炼过后施展出来看上去有些四不像的味道。
随后易天将玉简展开道:“这份玉简上所留存的神通术法放在外面任那些分神期修士都会为此打破头皮,为什么这般紧要的东西会出现在你身上?”
阎小三则是急忙分辨道:“小的早说过我是黄泉族皇族血脉,这份玉简是当年我阿妈带着我逃出皇城后一起带在身边的。”
超級穿越系統 我的中國膽
進化神帝 不朽阿水
“这么说来你还真是黄泉族皇室血脉了,”易天笑道:“只是我料事过境迁,你阿妈也应该不在了,而如今也没有人能够证明你的身份了。而且看你的样子不是十足十黄泉族皇室血脉,应该是皇族与别族人通婚的混血吧”
阎小三闻言面色一黯,想了下才道:“我可以施展皇族的血脉认宗法术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自己还碰上个有意思的人,这个阎小三虽然实力不济,但是身份却是可以拿来大做文章。随即易天脸上也是露出些许异色盯着阎小三将他瞧的心底发毛。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