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咳咳,噗……”
绝无神泡在浴池里,手捂着胸膛,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洒落在了池水之中,缓缓晕散开来。
极泉穴处的弱点连番受创,他虽外表没事,但实则已受了不轻的内伤,五脏六腑尽皆在隐隐作痛。
啪!
水花四溅。
绝无神想起今日在任以诚的手中接连吃亏,不由心生恼怒,一掌拍在了水面上,脸色更是一阵青白变幻。
“该死!这小子的武功只怕不在无名之下,不行,为防万一,我得再做准备,来人……”
夜近黎明。
幽灵马车在一座渡口前停了下来。
第二梦道:“任公子,你的马车恐怕过不去了。”
“无妨,就放在这里便是,丢不了。”
任以诚摆了摆手,带着蚕茧下了马车,跟随两人上船过河。
蜿蜒数里。
几人在一处僻静的地方上了岸,又再转了数道弯后,来到了一片竹林。
内中深处藏着一片竹屋组成的院落。
门口立着一块大石,上面刻着三个入石逾寸的字迹——断情居。
任以诚饶有兴致道:“看这三个字走势凌厉,笔画中暗藏一股慑人杀气,写字的人刀法修为不差。”
第二梦幽幽一叹道:“这是家父所立,我家祖传的刀法需要断情方能臻至巅峰。
家父一向严厉,自幼便让我断情练刀,可惜,我始终做不到,让公子见笑了。”
任以诚摇了摇头,对此不置可否。
人生而有情,若要强行断绝,无异于灭绝人性,如此刀法,不练也罢。
说话间,三人已进得屋中。
任以诚解开了蚕茧,风、云二人仍旧昏迷不醒。
—————
第三猪皇一脸好奇的摆弄起了地上的蚕茧。
“刚才我就想问了,你这到底是什么武功,居然能像蚕虫一样吐出丝线来?”
“这本就是根据昆虫破茧重生的原理所创的武功,是我保命的本事。”
任以诚随口解释着,同时开始为聂风和步惊云诊脉。
“他们的伤势如何?”
第二梦站在一旁,口中虽关心的是两人,但眼神却始终都在聂风的身上。
“他们已武功尽废,气虚力弱之下,又在七重地狱中身受酷热煎熬,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死,简直就是奇迹!”
任以诚不由为之惊叹,他估计这可能跟两人身负麒麟血有关,抗热性比较强。
第三猪皇惊呼道:“这下可完蛋了,眼下中原遭逢外敌入侵,他们两个武功被废,我们战力大损,想要对付无神绝宫就更加困难了。”
“风……”第二梦守在聂风身边,轻抚着他的脸庞,双眸已忍不住开始泛红。
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武功被废,要比直接杀了他还痛苦。
“我检查过了,他们是中了一种剧毒,才导致的武功被废,只要解了毒,未必没有恢复的可能。”
任以诚想起了无神绝宫的独门秘药‘血绝’,专门对付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
黑色迷妳裙
也幸好是这样,不然真要被弄得经脉尽断,救治起来必然会十分麻烦。
第二梦秀眉紧蹙,担忧道:“我们今晚已打草惊蛇,对方的守备定然更加森严,我们想要找到解药,恐怕会比登天还难。”
“巧了,解毒这种事情我还算拿手。”
任以诚微微一笑,示意第二梦让开,动手帮风、云两人盘膝坐好,双手分别按在了他们后心处的灵台穴上。
甫一接触,任以诚便发现这毒性极之难缠,当即改变策略,不再收敛蜕变大法中蕴含的麒麟火劲。
炽热如实质的暴烈真气游走两人全身经脉,所过之处,毒性顿时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屠龙特种兵 烽火戏猪头
毒性清除干净后,任以诚又再施以精纯生机渡给两人,为他们修复麒麟火对经脉所造成的伤害。
“很快他们就会苏醒,有劳两位先照顾他们,我要再去一趟皇城。”任以诚松开风、云二人,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
第三猪皇阻拦道:“小子,我知道你要去救步惊云的妻子。
但你先是和绝无神大战了一场,后又为两人解毒疗伤,功力大损,眼下再去皇城,无疑是自寻死路。”
“楚楚已有孕在身,救人之事刻不容缓,前辈放心,我自有分寸,况且,绝无神现在绝对比我更虚。”
任以诚身兼多种奇功在身,回气速度之快,远非寻常可比,早在前来断情居的路上,便已恢复了十之七八。
刚才救人的些许损耗,更只是九牛一毛,无关痛痒。
第二天。
日照当空。
聂风和步惊云先后苏醒了过来。
“第二姑娘,是你和猪皇前辈救了我们吗?”聂风看着面前的蒙面少女,俊美的脸上尽是感激之色。
第二梦微微摇头,曼声道:“我们哪有这个本事,是你们的好朋友任公子出手相救,大家才得以脱困。”
众神帝国 孽龙
聂风闻言,摇头失笑道:“云师兄,我们又欠了任兄一次。”
步惊云“嗯”的一声,看了看四周,问道:“第二姑娘,请问你们可有找到我的妻子于楚楚?”
第三猪皇大笑道:“步小子果然是个痴情种,醒来第一件事儿就是关心老婆,实在让老猪我感动。
你且放心,任小子已经去找了,以他的本事,救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很遗憾,让前辈失望了。”
任以诚的声音蓦地从屋外传来,说话间,四人就见他一阵风似的掠进了屋中。
“楚楚呢?她怎么了?”步惊云不由神情一变,皱着眉头,露出了担忧之色。
“我翻遍了天牢和整个皇宫,也抓了几个守卫逼问,可却连楚楚的影子都没找到。”
任以诚甚至还动用了术法,希望能以麒麟血感应到于楚楚腹中的胎儿,但结果仍旧是一无所获。
步惊云闻言,神色立时变得阴郁起来,双拳紧紧攥起,杀气陡生。
聂风拍着他的肩膀,劝慰道:“云师兄,他们既然将楚楚藏起来,就说明暂时不会对她不利,不然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我想,只要我们不被抓住,楚楚就也是安全的,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恢复武功,打败无神绝宫才能解决问题。”
步惊云神色稍缓,凝声道:“恢复武功?谈何容易,我们的内力已经彻底被化掉,再也回不来了,除非从头修炼,我们有那个时间吗?
另外,我的无双剑也被他们拿走了,还不知被藏于何处。”
聂风长叹一声,陷入了沉默当中。
正如步惊云所言,内功修炼非一朝一夕之事,纵然他们资质再高,也休想在短时间内恢复从前的武功。
第三猪皇犹豫道:“其实……”
“我有办法,不肖半日,便可让你们恢复如初,甚至还能更上层楼。”
任以诚突然打断了第三猪皇,他知道对方肯定是想说第一邪皇的魔刀。
但这门武功的代价实在有点儿大。
他还记得,聂风入魔后,第二梦为了将他唤醒,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而对于任以诚自己,他倒不是对这刀法没兴趣。
只是他如今练就了和氏璧元神,集天地至正至善之力于己身,想要入魔,几乎不存在这种可能。
武爆仙河
午饭后。
三人汇聚一堂。
第二梦和第三猪皇在外为他们守关护法。
“来,先把这个吃了,然后各自运转你们的内功。”任以诚拿出四颗血菩提递给了两人。
聂风讶异道:“你说办法就是这个?”
任以诚笑道:“当然不是,这只是前奏而已,你们内力尽失,需要这东西做个引子。”
两人不再迟疑,一同将血菩提服下,并依言开始运功。
“接下来,我们要将气脉连成一线,然后由我来控制你们体内新生的内力。”
任以诚盘膝坐在两人身侧,与他们各自的手掌相连,围成了一个圆圈。
聂风所修习的乃是家传的冰心诀,真气奇寒无比。
步惊云以排云掌的内功虚云劲为主,兼之身负麒麟臂,参杂火劲,真气至阳至刚,霸烈非常。
任以诚居中调和,将两种截然相反的真气交缠在一起,轻车熟路的往聂风经脉中一处隐秘位置催运过去。
赫然正是七杀真经!
真气似江河翻涌,奔流如潮。
婚后失心:总裁爱妻不可欺
霎时间。
聂风身躯猛地一震,只觉体内某个前所未知的地方,陡生一股磅礴真气,源源不绝的涌现而出。
任以诚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继续催运真气往步惊云体内转去。
如此往复循环。
九大周天后,两人体内的九处窍穴已尽数被打通。
就在此时。
第九处窍穴被打通的瞬间,任以诚准备收功之际,聂风和步惊云的体内,忽然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气息。
这股力量来的莫名其妙,却又万分玄奥。
相互结合后,竟自行在三人体内运转起来,其势生生不息,更不断将周遭的天地之力吸附过来。
只顷刻间,任以诚便感觉自身的功力,在这股气息的带动之下,居然大有精进之象,委实有些匪夷所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