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杨千幻缓缓道:“经过这段时间的反思,我终于明白自己和许七安的差别在哪里。”
“差在哪里呢?”
钟璃像个合格的捧哏。
杨千幻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钟师妹可还记得许七安是从何时开始,受百姓爱戴的?”
钟璃歪着头,发丝垂落,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声音轻软:“京察时连破大案?”
那会儿钟璃作为一个小可怜被“镇压”在楼底,还不认识许七安,后来慢慢的才了解许七安的过去。
“并不是,京察时他虽出尽风头,但名声只在官场流传,市井百姓略有耳闻,但远谈不上爱戴。”
杨千幻声音低沉,娓娓道来:
“真正让京城百姓记住他的,是佛门斗法和云州之行,后来菜市口刀斩国公,名声达到巅峰。但这些也好,后续玉阳关的传说,以及弑君的壮举也罢。其实性质都是一样的。。”
顿了顿,他以一种揭开迷雾背后真相的语气,说道:
“因为他在不停的给自己树立“为国为民”的形象,百姓自然就爱戴他,他杀元景,是斩昏君。我要是杀永兴,我就是奸贼。”
钟璃听了甚是感动,杨师兄总算看明白了。
杨千幻继续道:“因此,我要开始为百姓谋福祉,让全京城的百姓对我感恩戴德。”
“那杨师兄打算怎么做呢?”钟璃柔声道。
“我打算在京城开几家铺子,无偿的帮助京城百姓。久而久之,我便能超越许七安,成为京城百姓心目中的大英雄。”杨千幻说的掷地有声。
末世代武装 四禧
“杨师兄真厉害,想出这么好的办法。”钟璃替他高兴。
得到钟师妹的认同和赞扬,杨千幻踌躇满志的走了。
……….
寒风呼啸,荒草起伏。
远处天边凝固着一团团厚重的乌云,随着狂风疾速卷来,一行人走在荒山小道,马背上的慕南栀裹紧了狐裘大氅。
她皱了皱眉,扭头朝许七安说:“我有点冷。”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刚入冬不久,屋檐已经挂霜了。
许七安点点头,手掌贴在小母马腹部,气机绵绵输入。他如今已能炼精化气,化出不少气机,相当于八品练气境。
小母马感受到来自主人的热量,欢快的嘶鸣一声,扭过头来,蹭了蹭许七安的脸。
“姓徐的!”
慕南栀气的咬牙切齿,难道她还不如一匹马?
“对你来说,挨冻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啊。走江湖太悠哉,便没了趣味。”
话虽这么说,许七安还是握住她的小手,渡送气机。
李灵素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心说,夫人不够漂亮,因此徐谦这个糟老头子才这么嫌弃。
想起自己的一群红颜知己,个个都是出挑的美人,圣子难免有些优越感,同时猜测徐谦是不好美色,还是不擅长和女子打交道?
否则,以他的身份修为,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
“不过徐夫人尽管姿色平庸,却极为耐看,越相处,越觉得她和普通女子不同。这大概就是徐谦娶她的原因吧……..”
—————
李灵素暗想。
气机流转几周天后,慕南栀浑身暖洋洋的,甚至还泛起慵懒的睡意,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把小狐狸放在马背上,然后从行囊里取出《大奉地理志》,翻看了几下,脸色顿时微变。
她悄悄咽了咽口水,低声道:“书上说,湘州两大特色:水鬼和赶尸。”
他们所在地界,正是漳州下辖的湘州。
小白狐一听,害怕的缩起脑袋,和慕南栀一样,没出息的结巴道:
“什,什么?很多水鬼呀…….”
许七安没好气道:“你一头妖,怕水鬼?”
小白狐怂了半边,小声道:“我,我怕鬼哒。”
李灵素说道:“湘州水系众多,河网星罗棋布,纵横交错,每年溺死之人无数,水鬼多也正常。至于赶尸,倒是说来话长。”
见两人一狐看过来,李灵素解说道:
名門寵婚:老公太高冷
“相传大概在一百八十年前,湘西突然出现一位奇人,驭尸手段登峰造极,以十三具铁尸打遍湘州无敌手。于湘州开宗立派。
“传承至今,湘州的许多江湖势力多少都有几手驭尸手段。其中势力最大的是柴家,柴家主营的就是赶尸活计,把客死异乡的死者送回老家。
“但凡是柴家接手的尸体,就不会腐烂发臭。”
许七安牵着小母马,问道:“这是巫神教驭尸手段,还是尸蛊部的手段?”
李灵素笑道:
“尸蛊部的手段。那位奇人出身湘州,年少时,全家遭仇人杀害,他不知为何没死,被仇人卖到南疆为奴,在蛊族学了一手不俗的驭尸手段。
“自觉修为大成后,逃出南疆,回湘州报仇,并开宗立派,此人叫柴思明,就是柴家的先祖。不过他的驭尸手段有缺陷,只能修到五品境界。
“后来柴家发展武道,族人通常是武蛊双修。当代柴家的家主只是五品,不过柴家历史上出过好几任四品家主。”
许七安诧异道:“你以前来湘州游历过?”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因为我的一位红颜知己恰好是柴家人。”李灵素露出人生赢家的笑容。
淦!一不留神又给了你装逼的机会………许七安心里吐槽,他点点头,语气平静:
“明日就能抵达湘州城,正好去拜访一下柴家。”
李灵素脸色微变,悄悄捂住了腰子。
风越来越大了,乌云压顶,眼见大雨就要瓢泼而下,一行人加快速度,走了半刻钟,坐在马背上的慕南栀,指着远处,喜滋滋道:
“那里有座破庙。”
小白狐喜滋滋的附和:“有座破庙呢。”
破庙就在路边,走的近了,发现是座山神庙,面积颇大,想来当年也有过风光的时候。
庙门朽烂,半敞开着,仿佛一推就倒。
许七安搀扶慕南栀下马,三人一马进了庙,跨过门槛,院中落满枯枝败叶,散发淡淡的腐味。
庙内供奉的山神雕像倾倒,布满裂缝,缠绕着蛛丝,许七安大致扫了一眼,目测此庙荒废至少十年。
庙中有几处碳灰,似是以前在此处歇息的人升完篝火后留下。
“啊!”
慕南栀突然低呼一声,指着南边墙角,结结巴巴道:“棺,棺材……..”
靠南的墙边,摆着一具乌木棺材,色泽暗淡,似乎有些年头了。
荒废的破庙,陈旧的棺材,再加上临近黄昏,乌云盖顶,狂风呼啸,怪渗人的。
慕南栀胆子小,顿时怕的不行。
明明自己是狐妖的白姬,似乎也被影响了,主动爬到慕南栀怀里,两个雌性生物抱团取暖。
许七安瞧了一眼棺材,便收回目光,看向李灵素:“到外面捡些柴火,今晚在庙里将就一下。”
李灵素出去才一会儿,雨就下了起来,凄风苦雨的。
许七安从储物的锦囊里取出两件袍子垫在地上,让慕南栀可以坐着,等了片刻,李灵素抱着一大捆柴火返回。
分量十足。
庙里很快燃起篝火,驱走寒意,许七安架起锅,煮了一锅肉羹。
不多时,浓郁的肉香飘散,慕南栀也就不害怕了,捧着瓷碗,享用羹汤。
小白狐也有一碗,快乐的舔舐。
这时,许七安耳廓一动,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
庙门口,两道人影匆匆跑进来,两男一女,其中一位男子穿儒衫戴儒冠,背着书箱,似乎是个读书人。
另一个男子腰胯长刀,穿着黑色劲装,看打扮则是习武之人。
絲克音樂學院 檸汀
召喚千軍
至于女子,面容姣好,穿着利落的短打,长发像男人那样高高地束起来,不过肩背与脖颈没了点缀,反而越发显得纤细单薄。
“好香啊!”
腰胯长刀的年轻男子,进了庙,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铁锅。
读书人拱手作揖,道:“两位兄台,山道难寻,偶遇寒雨,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李灵素笑眯眯道:“自便就是。”
两男一女当即走到一边,在距离棺材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因为冒雨赶路的缘故,身上湿漉漉的,黑色劲装男子摘下佩刀,看向角落里的陈旧棺材,纳闷道:
“庙里居然有棺材,正好,把它劈了当柴烧吧。”
年轻书生脸色微变,“使不得,王兄,这不吉利,死者为大,莫要惊扰了人家。”
慕南栀听了,小手一抖,叫道:“就是,你好端端的砍什么棺材,作死呀。”
天已经完全黑了,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下,荒山破庙里,篝火被卷入庙中的寒风吹的摇曳不止,人影在墙壁上扭曲出畸形的轮廓。
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眉头一皱,道:“与你何干!”
他转而朝同伴嘀咕道:“棺材里有没有死人还不一定呢。”
这时,那位容貌秀丽的女子说道:
“不管有没有死人,都不吉利。王兄,我等习武之人,气血旺盛,不惧寒冷。只是吕兄你………”
读书人连忙摆手:“不碍事不碍事。”
女子摇摇头,起身走到许七安等人面前,抱拳道:“两位兄台,能否让我们一起过来烤烤火?”
“坐吧!”
许七安在慕南栀的斜眼注视下,保持着高冷姿态,没让自己露出暖男笑容。
于是三人就在篝火边坐了下来,许七安注意到他们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铁锅,盯着里面的肉羹汤。
“不介意的话,就用我们喝过的碗吧。”
许七安没当着他们的面,暴露自己有储物法器的事。
“多谢多谢。”
读书人大喜,连连作揖。
脾气不太好的黑色劲装男子,闻言,脸色也转柔了几分。
重生之圣者 堕落94本人
秀美女子喝了一大口肉汤,用袖子擦了擦嘴唇,说道:“小女子冯秀,是梅花剑派的弟子。”
她看向黑色劲装男子,介绍道:“他叫王俊,松云宗弟子,我们两家师门世代交好。这位吕兄是我们在山中偶遇的朋友。”
读书人接过话题,道:“在下吕韦,青山郡人士,新君登基,明年将开恩科,因此打算负笈游学,走到京城去。”
太子登基了……..许七安一愣。
于大奉而言,这是好事。
元景修道的唯一好处就是子嗣不多,否则皇子夺嫡,只会把局势闹的更乱更糟。
李灵素搭茬道:“两位是结伴游历江湖?”
冯秀目光在他脸上停留片刻,柔声道:“我们是响应柴家姑姑号召,前来湘州,参加屠魔大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