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春天悄然回到大地,岳江流水开始哗哗响起来,两岸开始泛绿。
宁致远推着轮椅,陪着妈妈和继父出来走走。致远妈头发差不多全白了,脑梗更加严重,开始出现幻觉,嘴里不时说有人要害她。
听医生讲,脑梗到了严重期,是不认识人的。他轻声问,妈妈,记得我是谁不?致远妈笑着说,记得,我家老三。他心里稍微安慰了些,又充满悲伤。时间不等人,孩子长大成人,父母渐渐老去。
宁秋水打来电话,然后和妻子池小夏匆匆赶来,一家人慢慢往前走。过了一时辰,春寒风冷,池小夏提议道,咱们回去吧,妈妈感冒就麻烦了。宁致远说,行的,咱们一家人去吃绿豆排骨汤锅吧。
刚到餐厅楼下,宁致远电话响起来,接听后,抱歉地说,哥,你们陪爸妈吃饭吧,我得赶去接待。宁秋水赶紧说,去吧,没事的。看着妈妈留恋眼神,宁致远心里充满酸楚。
赶到岳州宾馆,原来是江河书记宴请《长宁日报》副总编辑叶水秋。江河热情地介绍说,水秋,这是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宁致远。宁致远上前握着手,谦恭地说,叶总编大名鼎鼎啊,以前我在报道组工作时,都是怀着仰慕看您的大作啊。叶水秋瘦高个,头发过耳,一副艺术家形象,朗声笑着说,宁部长客气啦,哈哈!
沙泪
食人魔修真传
閨醫錦華 琳裳
一胎双宝:boss,约吗 四月晴
综琼瑶 父皇 梦想起飞
坐下喝酒,才知道叶水秋与江河是大学同班同学,今儿过来,完全是私人聚会。宁致远心里安稳下来,如果是公事,理应先联系宣传部的,报道组会全程陪同。
晚上叶水秋一直在高谈阔论,宁致远听得很认真,但心里却不以为然,没当回事儿。到宣传部快一年了,类似接待习以为常,这些耍文字的,到了基层总要发表一些个人感言。宁致远将其理解为职业习惯,有耍存在感的嫌疑,更重要的是显示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其中还有一个规律,越是层级较高的媒体,反而越是低调谦逊,比如罗婉君。
饭局直到晚上十点才结束,宁致远感到有些疲惫,但听到江河安排还去唱歌,心里虽然极不情愿,但也不能不去。他拿出手机,安排郭嘉兴落实好地点。作陪人员就不用安排了,晚上饭局县接待办主任余嫣参加了的,有她便足够了,什么局都会掀起高C来。
宁致远坐在歌厅阴暗的角落,静静听江河和叶水秋那高亢的歌声,虽然有些走调,但也气势十足。余嫣不时邀请江河跳舞,透过微弱灯光,依然可见两人贴得较紧。宁致远叹口气,心里默想,一号依然改不了这个习惯啊。
解答者
绩效致死:通用汽车的破产启示
坐了一会儿,他悄然来到歌厅外面,找个僻静处,无聊地抽着烟。
这时,一群人走进来,径直走向另外一个豪华包间。宁致远从转角处瞥见为首带路的是县长薛家驹秘书徐阳,心里顿时一惊,薛家驹肯定也来了。一二号同时到一个地方娱乐,这倒是不常见的。
回到歌厅房间,见大家并未注意到自己中途溜号,他又坐到阴暗角落,无聊地看着大家欢呼雀跃唱歌敬酒。余嫣扭着分外丰满的身子走过来,挨着宁致远坐下,凑到耳边说,宁常委,妹儿邀请您跳曲舞呗。他赶紧摆手,连连说,我跳不来的,别让我献丑!余嫣见状,伸手来拉,撒着娇说,帅哥领导,跳曲嘛。
宁致远收一收被巨大柔软压着的手臂,低声拒绝道,谢谢余主任,我真跳不来的,你多陪客人吧。余嫣见他态度坚决,有些失望地说,宁常委好骄傲呢。他也懒得回话,用手指指叶水秋,笑着说,去吧。
其实,宁致远心里已经在打算如何先行离开,只需一会儿,薛家驹便知道这边情况的。想了各种理由都不大合适,干脆一走了之,江河玩得这么高兴,怕是不在乎这个的。他简单地给郭嘉兴说了说,便悄然回家去了。
妙手無雙
第二天上班,郭嘉兴过来汇报了工作,顺便说起昨晚情况,后来薛家驹过来坐了坐,敬了酒。宁致远诧异地说,真意外!这种情况,即使知道也不会见面的,这只能说明一二号高度契合。见他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郭嘉兴小声道,二号那边全部是些局长和党委书记。宁致远问道,那过来敬酒没呢?郭嘉兴摇摇头。
这时,施晚晴打来电话,说过来坐坐。他高兴地说,哟喂,我的常务呐,你来那就是春色满室啊。施晚晴啐道,贫嘴,过来给你说正事。
我孤獨的世界
宁致远正在亲自倒茶,施晚晴提着坤包走进来,毫不客气地脱了大衣,穿着黑色毛衣坐在沙发上,开口便说,给我个建议,柳树河坝土地价格谈不下来,我总觉得风险太大,薛县长下了死命令,必须这个月落实,怎么办?
凉拌呗!他端着茶走过来,笑嘻嘻地说。施晚晴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一天没得个正熊!他赶紧把目光从黑色毛衣凸起地方收回来,哈哈笑着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狡黠地说,你们女人呢,就是这个样子,胸大的不让摸,胸小的不让说,嘎!施晚晴咬着嘴唇,扬手欲打,他禁不住哈哈笑起来。
施晚晴恨恨道,你一天,当了宣传部长,变得更加油嘴滑舌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拿这些不正经掩饰内心愁绪!宁致远收回笑容,撇了她一眼,点燃一支烟,默默地抽起来。
施晚晴低声说,一号好像也是同意的,只是说得很隐晦。他吐出一口烟圈,待烟雾袅袅消散,说了句摸头不知脑的话,临渊起舞终有时!施晚晴睁着大眼傻傻地期待着下文,却见他埋头抿茶水,压根就没准备继续说。
施晚晴叹息一声,幽幽说,前期给花舞人间公司作了个对接,我很满意,可是人微言轻啊!他突然正色道,鹏云也好,花舞人间也好,还是其他什么公司,法规是底线,利益是核心,始终把握住这两条,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施晚晴犹豫道,可是……宁致远把手一挥,接过话说,晚晴姐,没有可是,别人赚钱,你担责任,这个亏本买卖咱们不干。说完,就不再开腔了。
施晚晴静静地看着他,一双大眼慢慢溢出秋波。办公室一片宁静,偶尔响起喝茶水声音。是啊,对于施晚晴来说,斗争经验是不足的,斗争勇气是不够的,但经历过水电站等几个事情后,内心深处的底线从过去模糊不清逐渐变得深刻起来。
宁秋水突然打来电话,说许一生从卧龙乡带来了几条土鲢鱼,晚上过去吃饭。宁致远高兴地说,好呢,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哈哈。宁秋水也笑着说,还扛了两麻袋儿菜,说是你喜欢吃的。宁致远哈哈笑起来。
施晚晴眼里充满羡慕,感叹地说,家在岳州真好啊,温馨幸福呢!宁致远摸摸头发,逗她道,晚上跟我去哥哥家吃饭啊,我给妈妈说,这是二媳妇嘛。施晚晴啐一口,娇声说,好啊,看谁只是在耍嘴巴皮,一天没得个正形!说完,起身一边穿大衣,一边说,谢谢致远,你真是个好蓝颜,听你一席话,我心里有底了。
送到门口,他轻声叮嘱,记住,选择自己觉得对的。施晚晴点点头,踩着高跟鞋啪啪地走出去。
他打开微信,给曲悠然留言: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加快对接!然后,起身来到窗台边,闻闻山藿香味道,心里顿时一片清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