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一个人可以隐瞒自己的功力,却不能隐瞒自己的病情,顾娇给静太妃把完脉,发现她除了有些虚弱并无大碍。
换言之,她的状况远没到需要去向一个燕国药师求药的地步。
总不能她是去找人家唠嗑的。
顾长卿说过,那位药师性情孤僻,独来独往,从不与人交往,除了卖药。
桃花劫之祸世妖妃 ~欲飞~
所以静太妃今天一定是去买药的。
蔡嬷嬷端了一盘新切好的瓜果入内,顾娇唰的朝她看了过去:“蔡嬷嬷,您最近气色不大好,是不是哪里不舒坦?我给您也看看吧?”
蔡嬷嬷一愣:“啊,这……这……”
“看看吧。”皇帝对蔡嬷嬷说。
天絕星尊 星空丶森林海
“诶。”蔡嬷嬷不明就里地看了看静太妃,静太妃神色如常,蔡嬷嬷只好走过去让顾娇给自己把脉。
老实说,蔡嬷嬷最近的身子确实不大爽利,当顾娇看出她有毛病并要为她诊脉时,她内心是乐意的。
就是想到顾娇是太后的人她又有些犹豫,这下好了,皇帝下令了。
“蔡嬷嬷是操劳过度,加上最近肝火旺盛。”
“是有些上火,口舌都生疮了!”
“我给你拿点药吃吃就没事了。”顾娇转身打开小药箱,打算拿点儿牛黄解毒丸,结果它竟然没有。
魔法师之王
你还挑剔病人?
有脾气了你!
一阵冷风吹过,小药箱安静如鸡。
顾娇吧嗒合上箱子,轻咳一声,道:“那个药用完了,没事,我开个方子,蔡嬷嬷照方子上去抓药也一样。”
顾娇给开了个清火的方子递给蔡嬷嬷。
蔡嬷嬷看着那一手鸡飞狗跳的毛笔字,吓得一双眉毛都差点儿从她脸上叛逃了!
静太妃身边的心腹顾娇一共也没见几个,顾娇不敢说静太妃不是为别的什么人求的药。
或许是为了龙影卫?又或许是为了别的什么人。
不过,求药的背后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静太妃求来的药不一定是用来治人的,也可以是用来害人的。
顾娇留在庵堂吃了一顿斋饭。
考虑到那不知名的药,顾娇吃饭时格外留意,她确定饭菜里是没下毒的。
吃过饭,顾娇没有自己离开的意思,皇帝不好撇下顾娇去与静太妃说体己话,问候几句后便与顾娇一道出了庵堂。
皇帝很高兴。
小神医心里还是有他的,还为了他来给母妃诊脉了。
他难掩笑意地看向顾娇:“朕那里来了一盒新上贡的……”
他话未说完,顾娇小脸冷酷地走掉了。
皇帝:“……”
魏公公讪讪道:“奴才去送送顾姑娘。”
方才顾娇冲他看了一眼,他觉得顾娇是有话要与自己说。
皇帝没反对,魏公公麻溜儿地跟上了顾娇:“顾姑娘!”
顾娇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监视,对他道:“最近华清宫的饮食你要格外注意,不要吃华清宫外的任何人送来的东西,就算太妃娘娘送来的也不行。”
“这是为何?”魏公公不解地问。
“没什么。”顾娇云淡风轻地说,“只是以防万一刺客会给陛下下毒。”
魏公公干笑道:“太妃娘娘那边也要防着吗?”
顾娇正色道:“她尤其要防着!”
魏公公一愣。
顾娇不动声色地说道:“她是陛下最信任的人,如果有人在她送来的吃食里动手脚,你说,是不是防不胜防?”
魏公公想到今早静太妃身边的小尼姑送来的枣泥酥,陛下二话不说地吃了,他狠狠地捏了把冷汗。
亏得枣泥酥是无毒的,若是有,那陛下岂不是……
魏公公吓得不轻,忙保证道:“奴才知道了,奴才会提防着的,绝不让陛下吃任何华清宫外的东西!”
顾娇没去提醒姑婆,静太妃的手目前还伸不到仁寿宫里去。
顾娇又道:“这件事你自己留心就好,不要告诉陛下,以免生了嫌隙。”
那一年约定 水墨黄昏
“奴才懂的。”魏公公道,“奴才安排马车送顾姑娘回去。”
“好。”
顾娇坐上回往碧水胡同的马车,魏公公则转身回了华清宫。
刚到华清宫的门口,他便碰上了蔡嬷嬷。
蔡嬷嬷也是才来,笑着与他打了招呼:“魏公公!”
魏公公客气地笑了笑:“蔡嬷嬷,是太妃娘娘让你来的吗?是不是太妃娘娘有什么吩咐?”
蔡嬷嬷将手中的食盒往前递了递:“方才晚膳时陛下吃的不多,太妃娘娘担心是饭菜不合陛下胃口,让我将她亲手做的银耳羹给陛下送过来。”
魏公公接过食盒,说道:“太妃娘娘辛苦了,自己还在养伤,就不要总下厨了,陛下知道了又该为娘娘担心了。”
蔡嬷嬷叹了口气:“我也这么说,可娘娘不听。魏公公也知道,娘娘膝下就只有陛下与宁安公主两个孩子,宁安公主远嫁塞外,娘娘身边就只有陛下了,这让她如何不对陛下上心呢?从前娘娘住在宫外,身不由己,如今既是回来了,那自是要好生弥补一下这些年对陛下的思念。”
魏公公也跟着叹了口气:“话虽如此,你也还是要劝着太妃娘娘一些。”
蔡嬷嬷应下:“我知道,我会的,魏公公赶紧把银耳汤给陛下拿过去吧,我不打搅魏公公了,太妃娘娘那边还等着我去伺候。”
魏公公点头:“蔡嬷嬷慢走。”
—————
“啊,差点忘了。”蔡嬷嬷刚走几步,又折回来,从宽袖里掏出一包银子递给魏公公。
魏公公忙抬手挡住:“这是做什么!”
無敵保鏢 日上三竿
蔡嬷嬷就道:“太妃娘娘的一点心意,魏公公只管收下。”
魏公公连连拒绝:“我哪儿能收太妃娘娘的银子?”
蔡嬷嬷硬塞进了怀里:“收下吧,不收,倒叫我回去不好向太妃娘娘复命了!”
蔡嬷嬷离开后,魏公公将适合拎去了陛下的寝殿。
若在以往,他定是会将银耳羹给陛下拿去的,可今日……
脑海里闪过小神医的叮嘱,他突然犹豫了。
“要不我先尝尝?试个毒?”
魏公公舀了一勺银耳羹,视死如归地尝了一口。
半晌后,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他还活着,没有问题。
这银耳羹应该是能给陛下吃的吧?
他走了几步,叹息一声,还是去小厨房换了一碗华清宫这边熬的银耳羹给皇帝送过去。
少時外傳 萬分之壹
顾娇给静太妃诊了脉,并且没收诊金,作为答谢,皇帝让魏公公翌日给顾娇送了一幅自己的墨宝——亲笔字帖。
小神医的字写得不大美观,皇帝于是连夜写了一张字帖,让小神医临摹,并在上面盖上了皇帝的玉玺。
这个可比当初那支御笔珍贵多了,皇帝觉得小神医一定会喜欢。
结果小神医看到那张字帖时,脸一下子就黑了。
皇帝和她什么愁什么怨?
她不就是给他甩了一下脸色,有必要这么报复她吗?
顾娇烦躁地抓了抓小脑袋,一拳头捶在字帖上。
魏公公吓了一大跳!
“姐!我们回来了!”
是顾小顺的声音。
顾娇一秒收了脾气,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顾小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自马车上跳下来,顾琰也蹦了下来。
没错,他如今都能蹦了。
这是姑爷爷买的新买车,车夫是顾琰的暗卫甲。
在二人的马车后,还跟着另一辆马车,看着有些眼生。
一个身着灰白袍子的中年男子下了马车,随后他挑开帘子,将一名身着白色束腰罗裙的女子扶下马车。
女子身姿婀娜、体态轻盈,一双玉手美如玉雕。
她的衣着并不华丽,头上也只简单挽了个发髻,唯一的头饰是一支木簪。
她戴着面纱,只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与一双沉静睿智的眼睛。
“是师父和师娘。”顾琰对顾娇说。
这是顾娇第一次见两个弟弟的师父与师娘,她知道他们一个是鲁师父,一个叫南湘。
鲁师父看着比较普通,南湘却是有些令人惊艳的,她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世家名媛的大气,却又不失江湖儿女的英气。
二人来到顾娇面前。
南湘笑道:“你就是小顺和阿琰的姐姐吧?我叫南湘。”她拉过鲁师父的手,“这是我相公,姓鲁,你若不嫌弃,叫他一声鲁大壮便好。”
顾娇:“……”
几人进了屋。
顾娇介绍了鲁师父、南湘和魏公公。
“魏公公好。”南湘笑吟吟地打了招呼。
魏公公看着南湘,不知怎的,总感觉这双眼睛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姚氏与房嬷嬷去果园散步了,不在家中,小净空也出去玩了,萧六郎与老祭酒则是在翰林院和国子监加班上值。
顾娇将人请去了堂屋。
顾小顺手中大包小包的东西是鲁师父与南湘送的,顾娇活了两辈子,只见过学生给老师送礼的,头一回见老师给学生送。
顾小顺就坐在南湘的身边。
南湘对顾娇笑了笑,说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是有件事与顾姑娘商议。”
“什么事?”顾娇问。
南湘摸了摸顾小顺的脑袋:“我太喜欢小顺了,想收小顺为义子,不知顾姑娘可同意?顾姑娘别误会,我并非不喜欢阿琰,而是阿琰有爹娘在身边,我不便夺了人儿子。小顺的情况我已经了解过了,他爹娘都不在京城。”
她这话说得委婉,什么叫爹娘不在京城?顾小顺的爹娘是压根儿不要顾小顺,当初顾娇把这个不中用的拖油瓶带走,二十两银子买断他与顾家的关系,顾小顺爹娘甭提多乐呵了。
这些事情南湘都是从顾琰嘴里了解到的。
与王俊凯同桌的日子
她就越发心疼顾小顺了。
顾娇看向顾小顺,老实说,她很意外,她没料到南湘会这么喜欢顾小顺。
这么说吧,如果他们四个一起待在孤儿院,顾小顺一定会是最后被人领养走的那一个。
“小顺,你的想法呢?”顾娇决定听听他的意见。
“我都听姐的。”顾小顺道。
这家伙也是个不开窍的,顾娇换了个问法:“那你喜欢南湘师娘和鲁师父吗?”
“喜欢啊。”顾小顺不假思索道。
顾娇接着道:“那将来他们若是年迈不能自食其力了,你愿意照顾他们吗?”
顾小顺挺起胸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师娘如同再造爹娘,自然是要照顾的!”
顾娇做他姐姐这么久,这是她从他嘴里听到过的最后文采的一席话。
他内心什么想法顾娇差不多明白了。
其实能多两个人疼顾小顺没什么不好的。
顾娇喜闻乐见,她点了点头:“好,听我的。那还不快给你义父、义母倒茶?”
顾小顺一怔:“啊?”
“哎呀!”顾琰拿自己的小肩膀撞了撞他肩膀,“我姐同意了!”
“这这这这这这……这就同意了?”顾小顺直接惊讶到结巴。
他其实也是今天才知道啊,他自己都还没消化好这个消息呀,然后他就……成别人家的儿子啦?
最开心的莫过于南湘了。
她馋小顺好久了,终于能名正言顺地把人拐回去做儿子了!
魏公公没料到来碧水胡同送东西能碰上这么喜庆的事情,话说他从前不知道顾小顺的身世原来这么可怜的。
他心里突然也有点疼惜顾小顺了。
“来来来,小顺,过来!”他冲顾小顺招招手。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雲痕
“干嘛?”顾小顺走过去。
魏公公解下腰间的荷包,自里头掏出一个钱袋,又打钱袋里掏出一片金叶子:“给。”
“干嘛给我这个?”顾小顺不收。
魏公公想说,恭祝你给人做儿子了,可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他清了清嗓子,道:“彩头,彩头你懂吗?让你收下就收下!”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不要。”
顾小顺坚决不收。
魏公公啧了一声:“哎呀你这孩子,你瞧不上是吧?”
顾小顺固执道:“没瞧不上,就是我不能要!我姐说了,不能随便要别人东西!”
魏公公往他手里塞,顾小顺往他手里推。
南湘走了过来:“怎么了?”
魏公公趁机把金叶子塞进了顾小顺的怀里。
顾小顺将金叶子拿出来,说道:“魏公公要给我这个,我不要。”
南湘笑了笑,将金叶子拿过来,正要还给魏公公,却忽然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香气。
她眉心一蹙,将金叶子放到鼻尖闻了闻。
“怎么了?”魏公公问。
南湘的眼神闪了闪,笑道:“这个金叶子好别致,做得和真的一样,公公还有吗?可否借我一观?”
“有的有的!都在这儿了!”魏公公将蔡嬷嬷给他的一袋金叶子递给了南湘。
南湘不动声色地翻了翻钱袋里的金叶子,指尖一划:“哎呀,抱歉,我指甲太长,把魏公公的钱袋划勾丝了。”
魏公公笑道:“无妨!一个钱袋罢了!”
南湘问道:“这钱袋是公公自己的吗?这花色真好看。”
魏公公道:“宫里的主子赏的,鲁夫人若是喜欢,回头我问问看有没有多的。”
南湘笑了笑,说道:“那倒是不必,这个被我弄坏了,我赔个新的给你。”
魏公公:“不用不用!”
南湘再三坚持,魏公公也依旧没收,一个破钱财罢了,在他看来不值什么。
顾娇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朝南湘看了过来。
南湘笑道:“顾姑娘,你有针线吗?我把魏公公的钱袋弄坏了,我给他补一下。”
“不用了真不用!”魏公公说。
顾娇看了南湘一眼:“有的,请随我来。”
二人进了东屋。
顾娇将房门合上:“是出了什么事吗?”
南湘将那个钱袋拿出来,两手一撕,一堆干花的碎片自钱袋的夹层里掉了出来。
顾娇捏起一片干花放在鼻尖闻了闻:“好香的味道,这是什么花?”
南湘道:“这不是花,是草,一种生长在燕国境内的药草,本无色无味,但被药汁浸泡过后便会散发出类似花香的香气。”
顾娇问道:“这种草有问题吗?”
南湘凝眸:“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泡过之后就成了一味药引。”
“药引?”顾娇蹙眉。
南湘定定地看着顾娇,道:“能令人心生好感,也能令人心生厌恶的药引。这位公公可有突然格外亲近谁,或者格外厌恶谁?”
魏公公没有……陛下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