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门口停了一辆限量版的宝蓝色mini cooper,开车先下来的是秦歌,阿发跟着下来,看见我倚在门口,笑着说道:“飞哥,怎么还亲自来接我们啊?”
我不阴不阳地说道:“怎么敢不来接你们啊?你们现在可是我500万的债主啊!”
秦歌笑着说道:“阿飞,这么大的气性儿啊!不就是钱的事吗?那就不是什么事了!”
我让了他们进去,那个项目经理看到他老板和老板娘来了,也没说太多,只是站了起来。
阿发一言不发地坐下后,拿起来结算单看了看,问项目经理道:“你增项的项目,客户都认可了吗?我怎么没看到客户签名啊?”
项目经理解释道:“这个我们之前就说好了的,结算时再一起认可的!”
阿发看了看我,我指向殷师傅,殷师傅嗯了一声道:“当时是这样说的!不过……”
我接着殷师傅的话说道:“不过,既然要是我们没认可,这事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认啊?”
项目经理急忙说道:“那有这样的事,说过话可以不算数的吗?”
阿发板着脸说道:“和你说过多少次,每一项收费都必须得确认好,才能最后结算的!”
项目经理一时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阿发再次确认一下结算单,拿起桌上的计算器,在结算单上写写划划的,算了算道:“飞哥,这样吧,我刚刚算了一下,我划了勾的,是必须增项的,按照你们要求效果,就必须要增项的,你们先确认下有没有问题?”
我拿给殷师傅,殷师傅看了看,说道:“这些我认!一共也才70多万啊!”
我接着说道:“其他的,你再看看,哪些是必须要增的!咱们也别让人家吃亏,是多少就是多少!”
殷师傅又拿起了结算单,在上面画了画,算了一下道:“其他的,我觉得有待商榷,你们再看看吧!”
阿发看了看,点了点头,再次拿给我,我没接,直接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们确定好就行了!该给的,我一分钱不会少给!我不是想赖账,只是我最讨厌是,出尔反尔,马后炮!”
阿发脸色有点难看,也没接话。
秦歌尴尬地笑道:“阿飞,别这么说,我知道你有怨气,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不能因为这点钱,就伤了感情。”
我哎了一声道:“我要不是怕伤感情,我连电话都懒得给你们打!我们酒家装修,给谁都是做,而且肯定是抢着做!你们装修公司是大,做的也好,可也不只有你们一家吧?我前期没找过你吗?也没让你给我优惠吧?就是怕给你添麻烦!”
我看了看阿发,还是一言不发。
我有点生气地说道:“我不想拿以前的交情说事,你周阿发现在是大老板了,是不是看不起我这酒家啊?还是看不起我这酒家的老板啊?你一栋办公大楼的装修也不过几百万吧?我这酒家的装修加上一个健身房,预算是3000多万,建一栋高层才7000多万,这项目我就是不说,就是没咱们这层关系,你是不是也该重视一下啊?都结算了,你一次都没来过,不闻不问!你就是对待一般的客户,你也不该这样吧?”
阿发面色难看和项目经理说道:“你先回去吧!”
项目经理为难地说道:“那这……”
阿发不耐烦地说道:“我会帮你结算的,你先回去吧!”
项目经理无奈地走了。
阿发看项目经理走了,才喃喃说道:“飞哥,你有所不知,我们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和他们所有项目经理都签了协议的,所有他们自己找的项目,都是他们自己操作报价,收款,前期也是他们自己垫款的!我们只是向他们提供施工资质,公司章,帮他们签合同,收取20%的利润点!所有啊,这个项目,我也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不好插手!”
我怒道:“要是我知道我们的项目,不是你来做,我为什么要找那个项目经理做啊?我和他非亲非故的,凭什么给钱他赚啊!我要不是信得过你,我才不会找你们公司做呢!你不知道耀阳现在干什么的吗?他整个一个地产公司,要做什么不行啊?央企的装修公司不比你们公司的好啊?你现在跟我说,你管不到他!周阿发,我本来不想可你讲以前的事,可你也别忘本!你的公司是怎么起来的,你不会忘了吧?我生气不是这点钱的事,钱可以再赚,可你这态度是我不能接受的!就算没以前的交情,你也不能对待一个大客户吧?”
秦歌急忙解围道:“阿飞,不是的,阿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国家有个鲁班奖,我们公司绿水园的一个楼盘,初赛已经过了,现在是评选的最后阶段了,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想把公司的名气再打响一点,这样我们的施工资质就是一级了!”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有了钱,就想着出名是吧?可以理解!那我也不说那么多了,是我耽误你们赚名气了!”
然后和殷师傅说道:“明天我叫耀阳转账给他们,后期咱们盯紧点,扣下5%质保金,不出问题,一年后一分钱不差他们的!我也就当没交过这个朋友就是了!”
殷师傅收起了结算单,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我跟着殷师傅走了出去,回头看了阿发和秦歌一眼道:“有些人路可能越走越宽,有些人路只能越走越窄!”
秦歌追出门口,和我诚恳地说道:“阿飞,真的没必要为了500万闹成这样的!”
我摇着头说道:“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就不是钱的事!要是为了钱,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们都行!我结算单我根本就不认,你们能拿我怎么办?我是心凉了,我是想照顾你们生意,把项目给了你们,可你们连人都不露一面,到了收钱的时候,才过来,还和我说一大堆的理由,再忙能有多忙啊?还不是,我一个电话,你们就过来了!”
秦歌近似哀求道:“阿飞,真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啊!”
我冷冷地笑了笑道:“也没多严重,就是500万的事而已!以后,咱们不拖不欠了!哦,不对,是你们欠我的,欠我一辈子的!”
神世界
钱我们还是给了,阿发公司也根本就没礼让,全盘收下。不过,殷师傅也没客气,直接扣除了15%的质保金,工程全部竣工了,后期的尾款也没给他们,他们也一直没来要。最后,还是我说,给他们付过去的,再给了他们。
阿发的美源装修公司拿了国家鲁班一等奖,整个广东省就他们一家,一时风头无两。可已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古镇的二期工程顺利的开始了,耀阳全部交给了中字头的建设公司,把万众建设公司给踢了出去,中字头的公司也答应前期给我们垫款,工程主体完工后,才要求我们支付50%的工程款。这么大的让步,源于他们的报价比别人家都高,不过这都是等价交换,他们赚钱,我们没有了大的资金压力,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出世
设计院的赔偿款,在谢丹的帮助下,如期地全部到账,加上古镇一期的销售情况非常的好,尤其是那个地下负二层的水街,被抢购一空,已经有商家开始在下面装修了。
我们这边红红火火的开盘,可旁边的水上乐园就冷清的不能在冷清了,虽然他们的项目并不需要大兴土木,可就一个地基开挖,就整整用了大半年,经常的停工,不停地改换施工队。
相对于水上乐园的冷清,绿水园的项目也算是顺利,主体基本完工,开始二期建设,薛琪和耀阳这对工地情侣,也经常出双入对了,很多时候都能在这边古镇看到他们两个,那边就在绿水园的项目上看到他们,他们被戏称为“古筝神屌侠侣”。
万众里面这段时间倒是突然风平浪静了很多,宝儿做事小心了很多,该补的合同也都基本补完,金融部的账目现在都不过万众的账,都是走自己的账,年底上缴利润就行了。
我在办公室里,叫安安进来问道:“最近,怎么看不见你弟弟了?他请假了吗?”
安安摇着头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宝儿派他出差了吧?”
我哦了一声再次问道:“你没和你弟弟一起住啊?”
安安点了点头道:“自从上次的事,他就搬出去了!在万众花园那边公司的宿舍住,我很少过去的!听说是谈了一个女朋友,也不敢往家里带,我也懒得管,怎么,你找他有事啊?”
我笑了笑道:“没事,没事,只是一时看不见这眼中钉,我多少有点不习惯!”
安安笑道:“你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弟弟,好吗?”
我无所谓地说道:“你是你,你弟弟是你弟弟,这个不是早就说了吗?再说了,我看你弟弟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安安哈哈大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讨厌下属,说得这么光明正大的!”
我撇了撇嘴问道:“你不会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吧?我和你弟弟之中,你肯定要选择一个的,我不逼你,不过,你最好尽快做出选择,我之前的助理,有好几个都……”
皇女锦绣
安安摆了摆手道:“你别说了,我都知道的!我就是打份工,你们上层斗争的事,和我无关!这和安南是不是我弟弟无关,和你是不是我老板也没关!”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明白了,秉公办理!这很好,这就是我的要的!不过,我还是得说明白点,你要是尽忠职守的话,那就必须替我保守很多秘密的,我的文件,我的行程!你要是觉得做不到,有压力,我劝你现在就跟我说,我帮你安排后路!还是啊,无论你是不是站我这边,别人都会以为我铁定是跟我一队的!我要是垮了,估计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所以,如果你早做安排,还来得及!”
安安淡淡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啊?还有比我现在的职位更好的选择吗?”
我想了想道:“有啊,以你现在的资历,随便找个部门,你都能胜任啊!不想在咱们公司了,我给你找个公司上班,乐天怎么样?不行就海鸥!”
安安摇了摇头道:“工资待遇能一样吗?工作时间能这么自由吗?最重要的是,老板能给我骂吗?”
我展颜一笑道:“那我可不敢保证,不是哪个老板都能像我这样好欺负的!”
安安切了一声道:“那我不干!你也不用试我了,我也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你要是不相信我,就赶我走,要是不赶我走,就让我安安心心地在这儿上班!”
我指着门外说道:“赶快出去干活!这么多废话!下班前,年度财务报表弄不出来,你就给我加班到明天早上!”
安安白了我一眼,愤愤地说道:“知道了!我把行李箱都搬过来了!吸血鬼!”
我多少还是有点担忧,最近太平静了,安南不见了,细毛不见了,也没人出来搞事了,暴风雨下的宁静最是可怕!我总觉得要有事发生!”
一晚没睡好,折腾得胜男差点踹我下床,都到了早上了,我才有点睡意,想着今天早上不去公司了,睡个回笼觉,在去上班。
胜男刚出门,我电话就响了,对方说是深圳公安,问我认不认识毛溪?
我愣了一下,想了想回答道:“不认识啊!”
那边再次说道:“她说她认识你啊,她说你是她孩子的父亲!”
我哦了一声道:“你说细毛是吧?”
那边嗯了一声道:“是的!你能过来一趟吗?”
我马上回答道:“好的!能和我说下什么事吗?”
那边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你还是过来再说吧!来了你就知道什么事了!”
我答道:“好的!我现在就过来,能告诉我下地址吗?”
放下电话,我困意再次上涌,打着哈欠,自己冲了一杯,一直不喜欢喝的黑咖啡,像喝中药一样,一口吞了,心跳一下就加快了很多,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咖啡因的作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